当前位置: 当前位置:首页 > 热点 > 第240章 你为什么不娶她呢? 正文

第240章 你为什么不娶她呢?

2023-03-26 05:09:22 来源:麟趾呈祥网 作者:探索 点击:229次
    夏富与夏夫人的第章惊诧非常合情合理,只是不娶我已经没有向任何人解释的心情了。

    对着目瞪口呆的第章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C%E3%83%B3%E3%82%BA%20~%20qc377.com%20%E2%96%B6%EF%B8%8F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C%E3%83%B3%E3%82%BA他们笑起来,很欢快的不娶说:“马上就要到明年了,要开心些。第章”

    我在他们眼里看到了很熟悉的不娶光芒,是第章这几天林枷彭震他们经常会出现的眼神,夏富有些凶巴巴的不娶呵斥,“胡闹!第章”

    夏夫人有些磕磕巴巴的不娶说:“小夏,这时候你可不能糊涂啊,第章要是不娶改嫁了,可就什么都没了。第章你看陆暻年他妈,不娶别看儿子已经认回了陆家,第章可是她自己可是什么都没得到啊。你可不能这么傻,只给陆家养孩子。”

    说来说去,还是为了财产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们觉得好奇怪,我妈还有顾佳芸为了财产不顾一切,这些我都能理解,毕竟我们是穷惯了的,看到钱一时把控不住,这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但是眼前的夫妻明明什么都有,夏氏的资产虽然比不上am集团的庞大,但是夏氏并没有上市,没有那么多股东,是完完整整的夏家人自己的,这些年的经营下来,在民营的企业里都是前几名的企业,要说资本,绝对不能算是少的,可就是这样的人,却还是为了财产斤斤计较。

    我心中有些明了,这世上的人多贪心,对于拥有的东西都是少有觉得满足的,总想要得到更多,更多一些。

    不可否认从前我也有这样的心思,但是现在,我改变了想法,珍惜当下实在是太过于美好,何必去在乎那些虚无缥缈的东西呢。

    我还是笑脸迎人的样子,“知道了。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C%E3%83%B3%E3%82%BA%20~%20qc377.com%20%E2%96%B6%EF%B8%8F%E4%BB%AE%E6%83%B3%E9%80%9A%E8%B2%A8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2C%E3%83%A9%E3%83%83%E3%82%AD%E3%83%BC%E3%83%AB%E3%83%BC%E3%83%AC%E3%83%83%E3%83%88%2C1BTC%E3%81%AE%E8%B3%9E%E9%87%91%E3%82%92%E5%8B%9D%E3%81%A1%E5%8F%96%E3%82%8B%21%E3%82%AA%E3%83%B3%E3%83%A9%E3%82%A4%E3%83%B3%E3%82%AB%E3%82%B8%E3%83%8E%E3%83%9C%E3%83%B3%E3%82%BA

    我明白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,但是我无悔。

    上大学的时候曾经一度非常迷恋王菲,迷恋的王菲每一首歌的歌词,那种‘我清楚爱情是什么样子,我了解男人是什么样子,但是我依然爱你,并无悔。’的心情,到如今我才算是真的深有体会。

    但是是觉得我冥顽不灵吧,夏富跟夏夫人又絮絮叨叨的说了很多分析现下局势的话。

    在这个问题上两个人还是有分歧的,夏富当然是认为我应该这样守着一辈子,男人的这种意识,根本不是时代能改变的,他们就是认为女人一旦跟了他,就必须永远这样,哪怕是守一辈子寡都必须这样。夏夫人到底还是有些不同的,劝着我先守一阵子,得到钱了再说往后改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从头到尾,他们都不关心我要嫁的人是谁,只关心钱或者我嫁人本身的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十二点的钟声敲响,别墅的小院子里传来嬉笑的声音,烟火放的半边天空都是带着颜色的。我听到了孩子们的尖叫声,看着时间,这个点孩子怎么可以不睡觉呢,这才跟夏氏夫妻告别,匆匆回了家里。

    彭震肩膀上扛着儿子,不仅抱着儿子看烟火,还抱着儿子点烟火,我看着真的是心惊肉跳的。

    这未免也太胡闹了。

    不过既然孩子已经玩开了,我现在抱他们回去睡觉已经是不可能的了,倒不如我就站在旁边,看着。

    彭震抱着儿子,林枷抱着女儿,邱逸远守着佟伊檬,一切都是那么的和谐,美好,没有我,也可以。

    形单影只。

    是我在除夕夜的写照。

    不过,我并不沮丧或者气馁。人好像真的是越长大越孤单的,从前觉得一个人会怕,怕高怕黑甚至怕蟑螂,但是现在,似乎孤独也是一种修行,一种必经的旅程。

    热热闹闹的过了个年,倒是把孩子们的生物钟完全的打乱了,经常出现晚上一两点还不睡的情况。

    真是头疼。

    年后,即便是不愿意,但是也不得不面对离别。

    林枷要开学了,她来的时候,是假期补课,她可以耽误,但是现在是正式开学,她这个做老师的不可能不会去。

    剩下彭震跟邱逸远,都是身上绑着一堆事情的人,那么大的公司不可能一直撒手不管,他们都不比曾经的陆暻年清闲多少。

    我催着他们回去。

    陆暻年已经失踪一个月了,外面打捞的人虽然还说不放弃什么的,但是其实已经知道希望渺茫了,只是不敢将陆暻年可能葬身鱼肚这样的事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说,不代表猜不出。

    彭震跟邱逸远已经非常的够义气,来搜旧了那么久不说。甚至还在这里陪着我们过了春节,要知道他们身后可都是有一大家子的人的,彻底抛开家里的长辈,受到的责难想想都知道,我没道理不催着他们快点回去。

    彭震跟林枷先走的,彭震的爷爷可还在世呢,爷爷在家,孙子过年不着家,彭震自己都说回去少不了一顿鞭子。

    不过他说这个话的时候是抱着林枷的,说完就一脸不正经的问林枷会不会心疼他。

    林枷翻了个大白眼。

    彭震立刻嗷嗷嗷的说林枷回去恐怕就不会对他像如今这样好了,心碎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其实这俩真的是,挺戏剧化,好的时候两人跟一个人似的,那甜蜜劲儿就别提了。但是吵起来,那可真是火山爆发,真真儿是没谁了,孩子们先走都知道,“吵,躲起来。”

    第一次听到儿子指挥我躲起来的时候,我的内心是崩溃的。

    所以彭震他们走,我这心里其实是松了一口气的。

    邱逸远走的有些迟疑,因为佟伊檬不走,到现在为止,佟伊檬都跟不认识邱逸远似的,甚至都跟彭震开口说话了,都不跟邱逸远说话。

    邱逸远的痛苦,写在脸上。

    只是这样的事情根本没办法,医生找不出原因,佟伊檬就是如此表现,跟邱逸远待在一起,她就又变成了无知无觉的橡皮娃娃,连最起码的表情都没有。

    为了佟伊檬的康复,所以她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邱逸远当然是不放心的,不是不放心我,而是他这几年几乎是天天守在佟伊檬身边的,这样猛然一下子要分开,他的不适,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少不得我要去做做工作,再三保证,佟伊檬在这里是没有问题的。

    怎么会有问题呢,仅仅是邱逸远带来的人就有很多,都是照顾佟伊檬的,生活的各个方面照顾的极其的妥贴。

    邱逸远没有办法,他在新加坡还有家人,上面父亲虽然已经过世,但是母亲还在。

    据说当年他娶佟伊檬,他母亲就是不同意的,现在为了佟伊檬又折腾成了这个样子,自然是更让老太太不高兴。

    再不回去,恐怕老太太都要找来了。

    千叮咛万嘱咐的,邱逸远也走了。

    送走了他们,别墅里一下子就空旷了下来。从前我跟陆暻年住的时候,其实并不觉得这房子多大的,可能有他在,人心总是安稳的,所以不会觉得房子空旷,现如今却不是如此,尤其在那么多人都住过,然后现在大家都离开了之后。

    我看着不知道是那一个点,愣神了片刻,然后就调整心情重新安排了人手的配置。

    保姆佣人加上邱逸远带来的人,这个家里,其实照顾人的,比我们这些需要照顾的人要多得多。邱逸远的人全部都是由邱逸远来支付费用的,倒是不用我担心,但是我们这边的,都是还要我来支付的,从前有陆暻年,现在他不在了,我总得支撑起这个家来。

    我没要陆暻年留下来的股份,所以手头的钱不是很多,所以雇用这么多人,其实是有些负担不起的。

    保镖佣人他们都在我身边呆了三年多了,我根本不用开口怎么解释,他们就清楚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们是这么说的,“直到上个月我们都按时的收到了工资,您先别说那些丧气的话,先生之前恐怕都是安排好的,要是哪一天我们真的收不到工资了,你再说这些不迟。”

    保镖尚且如此,保姆佣人就更不用说了,好几个都掉了眼泪,“就是不拿工资了,我们也舍不得小少爷跟小小姐。”

    人都是有感情的,三年的时间,他们都跟我们在一起,生活息息相关。

    现在说要离开,其实谁都舍不得。

    我也就把话都咽回去了,没关系的,我总归是还可以工作,能过一天就过一天吧。

    只是我不明白这些佣人保姆都会因为朝夕相处产生感情,不愿意离开我们,为什么陆暻年就愿意呢?

    这恐怕是个问题。

    年后还有人也要走,颂先生。

    临走前,他想见我一面,我没有拒绝。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描述我的心情,也许是是否成败转头空,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原本我跟颂先生的仇敌,但是现在陆暻年没有了,我们俩却又有些像老友。

    我身边的人都很克制,都不愿意在我面前提起陆暻年。

    但我知道颂先生是一定会提的,我其实很期待,期待能有个人跟我一起说说他,用想念的语气。

    颂先生这个年看起来过的并不好,老了很多,也可能是外国人的体质问题,颂先生的脸上一下子多了很多的皱纹。

    眼窝也变的很深。

    看到我,他眼睛亮了亮,他还坐在轮椅上,出行必须有人推着他。

    “我要离开了。”他说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想要跟他说什么,到这个时候我还是自私,不想多跟他说一丝一毫关于陆暻年的事情,但是我想听他说,说关于陆暻年的一切。

    我想不仅是我知道陆暻年大概是找不到了,他心里恐怕也是有数的。

    要不然不会如此的颓丧。

    颂先生的眼光很有些茫然的说:“我认识他的时候,他是那条街上长的最好看的男人,对所有人都彬彬有礼,绅士的像个贵族。”

    “神秘的东方贵族。”

    陆暻年吗?

    初初见到他,当然会这样以为。

    颂先生眼中的茫然过后,竟然是急风骤雨式的愤怒与痛苦,他手死死的捏着轮椅的把手,让自己不至于更进一步的失控,“让我怎么接受!是我亲手害死了他!”

    他提了‘死’字。

    我全身跟通了电一样的坐在原地,动都动不了了。

    这个字没有人跟我提起过,我自己也从来没有想过,最严重也只是说他没有了,就这样消失在茫茫的海上。

    所有的愤怒怨恨,不过是来自他的狠心离去。

    却从没想过,他回不来了。

    我强忍住让自己不要失控,没必要在颂先生面前失控的,现在失控又能做什么呢。

    我想大概听到消息跟亲眼目睹还是有差距的,我能一直说服自己,陆暻年只是在外面漂泊,他总会回来,哪怕机会渺茫,但是他总还是会回来的。

    但是颂先生明显不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激动起来,甚至拿头去撞桌面,满口都是‘我害死了他!’有人匆匆冲进来,给颂先生打针,应该是类似安定的药物,注射了之后,颂先生这才安静下来,沉入昏迷。

    他就这样走了。

    让人觉得唏嘘不已。

    我从不怀疑颂先生是爱着陆暻年的,这份爱甚至不亚于我。只是他的方式错了,爱一个人,并不是要毁了他啊。

    太过咄咄逼人的爱恋,到头来,只会害人终害己。

    像是大戏的落幕,最后幕布拉上了,所有的人都离开了舞台,只留我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舞台上,不知道未来在何方向。

    日子是用熬的。

    从前我并不明白这几个字的意思,但是现在,我懂了,一天天的熬下去,让自己,让身边的人尽可能的多开心一点,这就是生活全部的意义。

    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一年。

    又快到了年节的时候,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一年中最忙的季节。

    我被留下加班,幼儿园的老师打电话过来说孩子哭的不行,非要我去接他们。

    纪清抢了我的活,“你快去接孩子吧,你手里的这点活,我给你弄完。”

    我谢过她之后,脚步匆匆的跑出了am集团大楼。

    今天加班的人不少,一路都有打招呼,我已经工作半年多了。还在am集团,不知道是不是心理的原因,我总还想着能在这里继续做下去,即便这里已经不是陆暻年的天下。

    过去一年发生了很多事情。

    am集团的领导变动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陆暻年失踪之后,am集团不可能真的没有执行总裁,在等待了一个月之后,陆驹被推选了上来。陆驹早已经不是曾经那个花花公子,现在的陆驹已经年过三十,有了稳重的模样。再加上他跟袁圆的感情趋于稳定,有了袁家的支持,他这个执行总裁的位置,十分的稳当。

    陆驹对我很照顾。

    袁圆也时常约我出去逛街,给双胞胎买东西什么的。也许有一种友谊是这样的,‘你过的比她好,她嫉妒。可你要过的凄惨了,她倒是会心疼你’。大概袁圆就是这样的典范,从前我是不屑这样的感情的,但是现在我也改变很多,只要是善意的,我就接纳。

    陆驹这一次的确让人刮目相看,主持am集团这一年的工作,都很好,虽然比不得陆暻年在时的运筹帷幄,霸气扩张,但是守住现在的一切,倒是还是做的不错的。

    慢慢的,大家对这位小陆总也有了改观。

    陆驹上任后,就将贺莲城派去了海外驻扎。这也不是没有原因的,在陆暻年出事,陆驹接任执行总裁之后,贺莲城带着方笙来am集团跟陆驹谈判过,要为方笙征求到一部分的陆暻年的股份。

    他们口中说的是遗产。

    陆驹从来不是善的,他从前胡闹的时候,比夏天佑也不差什么,看到贺莲城带着来的方笙,讥讽的说:“前妻?一个生了亲爹孩子的前妻?你们怎么好意思的?”

    当时总裁办公室的门根本都没有关上,我们坐在外面的人都听的清清楚楚的。

    除了我之外,每个人都是义愤填膺的。

    用纪清的话来说就是:“你这个给陆总生了两个孩子的还在这里苦哈哈的打工挣钱呢,她倒是敢来张这个嘴!”

    我想这可能是陆驹一直照顾我的原因,甚至陆夫人现在都对我和颜悦色的,因为我什么都没有要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之后,贺莲城就被派去国外了,而且并不是最好的欧洲、美国,而是非洲。

    在非洲发展金融业,也亏陆驹能想得出来。

    贺莲城走之前来找过我,他当然是很气愤的了,为了公司卖命这么多年,到这个时候竟然就这样轻易被打发出去了。

    说起来贺莲城最辉煌的时候,还是am集团一段时间的执行总裁呢。

    现在却满身落寞,我没什么能跟他说的,他跟陆暻年算起来是新组合家庭里的兄弟,但是在am集团,贺莲城的身份实在是尴尬,有陆暻年还好,没有陆暻年,谁会认他这个所谓的贺总,现在陆驹打压他,也在情理之中。

    贺莲城跟我说了方笙的困境。

    方笙的事情曝光之后,母亲入狱,父亲声名狼藉,方笙现在也不可能靠着演奏会挣钱,还要养孩子,方笙也真的是走投无路了,才会跑来要陆暻年的遗产。

    贺莲城是这么说的,“你跟她都是跟过阿暻的人,你就不能同情同情她。”

    “你为什么不娶她呢?”我就不明白了,贺莲城作出这幅痴心不改的模样,为什么不直接娶了方笙呢,他爱了这么多年,现在终于可以实现梦想了啊!
作者:焦点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头条新闻
图片新闻
新闻排行榜